汕头茶业-欢迎进入汕头市茶叶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且将一盏茶——喝到无味
来源:汕头都市报作者:来世的回眸
时间:2017-04-06文章浏览次数:133

  开间茶馆吧。在某个临水的地方,不招摇,不繁闹。有一些古旧,一些单薄,生意冷清,甚至被人遗忘,这些都不重要。只要还有那么,那么一个客人。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将一盏茶,喝到无味;将一首歌,听到无韵;将一本书,读到无字;将一个人,爱到无心。

  ——白落梅

  一直在想,是怎样的心境,才能惬意出如此这般文字。将自身从镜花水月中捞出,然后,停滞,再把时光拉长成无垠的细流,随波浮沉,置身事外,看漫天星辰斗转,看漫山昙花乍现,看遍野草长莺飞,寂静到孤默。

  茶者,总带着那么点儿禅意佛性,配着闲暇,去听懂一首歌,去读懂一本书。试将一杯茶喝到无味,多半是懒,也有时候,是心思被占据,被一首歌占据,被一本书占据。

  得意时听旋律、失意时听歌词。很多时候,听不惯一首歌,很多时候,又拾起了这首歌。得意时,从来没有将一首歌听到无韵的习惯,而失意时,却记得将《我的歌声里》持续单曲循环,坐过了站。仅因为,这首歌,想起了生命中错过的,一个不会再见的人。

  再后来,单曲循环过《董小姐》,单曲循环过《夜空中最亮的星》,单曲循环过《小幸运》,总有那么一首歌,配着那么一个人,有着那么一段故事。听别人的歌,想自己的事,或者看自己的书,读别人的事。

  总说,将一本书读厚,再将一本书读薄,想来,也是种境界。看书的时候,总觉得该配着窗前疏影的光,抑或,小坐旁暖黄的光,要是还少些什么,那便是一杯茶了。读春花秋月,读小楼东风,读妙玉煮茶,读王婆茶坊,读小乔烹茶,读老僧献茶,读厚读薄,读到无字。

  那么,究竟怎样爱一个人,才到无心?

  顾城说:“你说,你不爱种花,因为害怕看见花一片片的凋落,所以,为了避免一切结束,你拒绝了所有的开始。”

  人这一生,总要留恋过,回头过,过客过,对过错过,爱过恨过,遇一人白首,然后,择一城终老,想来,方不负此生。没有得到,又怎知失去,惜花,却还是要经历一番花开花落的轮回,即使掉落,也是翩落的天使,别有一种化作春泥的绮丽。

  总想着,老了,要选那么一座临水的古城,环着护城河和城墙,一走就是一下午。累了,独坐在绿苔滋长的木窗下,泡一壶闲茶。看微风撩动丝丝茶气,看水面印着波光粼粼,看一叶扁舟勾起涟漪。浅啜一口清茶,不知道老了是否还会听歌,手边总还是备着本书吧。

  不去想,那些爱过的人啊,到底多少是真,多少是假。只愿,守着寂寞的年华,在老去的渡口,和某个迎来的身影,一起静看日落烟霞。这不是勾勒的理想,因为,我正是来自这样的古城。


上一篇:闲来松间坐 下一篇:扫叶煎茶摘叶书

读 图更多>>


粤公网安备 44050702000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