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茶业-欢迎进入汕头市茶叶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 行走在潮汕大地,无论街头巷尾还是工棚门店、田间乡肆,随处都可以见到三几个人聚凑在一起喝工夫茶。甚至在医院住院部的过道、殡仪馆的走廊等一些貌似不合时宜的场所,同样也能看到工夫茶的影子。这道独特的风景线是潮汕饮茶风俗的真实写照,也是潮人的一个群体印记。
2016-04-28
  • “客来敬茶”是潮汕人的基本礼俗。工夫茶看似杯小量少,实则浓酽兼备,份量十足。尤其是昔年潮汕人习惯喝闽北乌龙茶,那填满紫砂壶的大把茶叶,冲出色如酱油的茶汤往往令初到潮汕的外地人惊叹咋舌、望而却步,也因此弄出不少笑话。“水滚目汁流”就是其中最生动有趣的一个。
2016-04-14
  • 自幼听那些嗜茶如命的“老茶客”说,茶壶里的茶渣(垢)都是宝贝,越厚越好,千万不能洗掉,否则就是“假力洗茶渣”,要挨骂的。
2016-03-31
  • 陈继儒在《岩栖幽事》中说:“品茶,一人得神,二人得趣,三人得味,七八人是名施茶”。意思是说一个人独自品茶,就能得到茶的神韵
2016-03-17
  • 潮汕话中保留了很多古汉语,如吃喝用“食”,空闲用“闲”等等。而人际交往中听到最多的就是:有闲来食茶。
2016-02-18
  • “曲院春风啜茗天,竹垆榄炭手亲煎。小砂壶瀹新鹪觜,来试湖山处女泉。”这是清末爱国诗人丘逢甲客居潮州时所写的《潮州春思》诗六首中的一首。这首诗高度概括地描绘了诗人品功夫茶的时序、特定环境、冲泡器具、特殊燃料、茶品、西湖名泉以及品尝时的情景。
2013-06-17
  • 久居台北的著名散文家梁实秋先生对潮汕功夫茶印象也十分深刻。他在一篇回忆早年与澄籍著名学者黄际遇先生在青岛喝功夫茶的文章中写道:“随先生到其熟悉之潮州帮的贸易商号,排闼而入,直趋后厅,可以一榻横陈,吞烟吐雾,有佼童兮,伺侯茶水,小壶小盏,真正的工夫茶……潮汕一带没有不讲究喝茶的,我们享用的起码是‘大红袍’、‘水仙’之类。”
2013-06-05
  • 鲁迅为何这样喜欢喝功夫茶呢?原来,鲁迅早年曾在广州和厦门教书,又因其妻许广平祖籍为澄海岐山沟南村(现属汕头市龙湖区),故对潮汕人这种充满相敬和谐之情的功夫茶十分感兴趣,并时常亲手仿效之。
2013-06-03
  • 人类嗜茶,殆与酒同;以为饮料,几遍世界。原因茶含单宁酸,具激刺性。能令人启迪思虑,更有文人高士,借为风雅逸致,凡在应酬交际,一经见面,即行献茶。在商业方面,亦赖茶为重要之输出品。揆之事实,茶与人类生活,非但占重要性,以为饮料,已属特别。惟我潮人,独擅烹制,用茶良窳,争奢夺豪,酿成“工夫茶”三字。驰骋于域中,尤为特别中之特别。良辰清夜,危坐湛思,不无念及此杯中..
2013-05-20
  • 工夫茶,闽中最盛。茶产武夷诸山,采其芽,窨制如法。友人游闽归,述有某甲家巨富,性嗜茶,厅事置玻璃瓮,三十日汲新泉满一瓮,烹茶一壶,越日则不用。移置庖福,别吸第二瓮。备用童子数人,皆美秀,发齐额,率敏给供炉火。炉用不灰木,成极精致,中架无烟坚炭数具,有发火机以引火光悴之,扇以羽扇,焰腾腾灼矣。
2013-05-15
  • 俞蛟《工夫茶》之重大贡献,在于他能以锐敏的眼光审视自唐以来的中国传统茶艺,洞察颜观色潮州泡茶法与陋羽煎茶法之间的传承关系,一语中的,指出潮州泡茶方法“本诸陆羽《茶经》”;并率先用“工夫茶”这个新概念来囊括该法诸多特点。此功此绩,后人勿忘。
2013-05-13


粤公网安备 44050702000094号